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

【锤基】接龙联文(第二棒)

阿斯加德产粮屯:

是群里的接龙联文活动~一篇甜一篇虐
作者: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  @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 
下一棒:阿烟 @不发糖 
前文请走主页
背景Thor和Loki双重生,这章算是谈恋爱之前的铺垫&
正文如下


 


————————分界线————————————


嗨,我是你的哥哥Thor,我知道你,Loki。


  重回年少,大概是Thor在那段纷乱黑暗的日子里,做的最多的一个梦。
  他频繁的梦见金宫金碧辉煌的穹顶,Figga花园中的玫瑰花和纺纱车,广场上流溢蜜酒的喷泉,他的闪电宫门前青嫩的月桂枝条——它们翠绿,柔软而富有生机。那像一个人的眼睛,一个他无数次只能在梦中重逢的人的眼睛。
  Loki。
  最后的最后,他们打败了Thanos。那个偏执的泰坦人,即使没有了无限宝石,力量也无比强大。每位复仇者身上都或多或少的留下了一些永久的伤痕,尤其是Thor。Thanos全力击出的一剑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但他只是笑着安抚他的战友们:“没关系的吾友们,我现在总算知道Loki对我有多好了,他还是心疼我。”然后他带着贯穿胸口的伤痛继续战斗。在战斧斩落杀死了宇宙中一半生命的暴君头颅的一霎那,Thor也随之倒地。在剧烈失血的晕眩促使他闭上眼睛之前,他突然想起Loki在雾之国度被诅咒战士贯穿过心脏。那时候,Loki看到的是不是和他一样,是一片逐渐黯淡的天空?
  Thor这一次的梦,很长很长。
  依旧是年少时的记忆,但这一次却比以往都清晰,使他前所未有的了解到Loki,了解到他自己以及他们相互萦绕的过去。
  两三岁左右,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小的人。神王和神后从约顿海姆的战场上凯旋归来,举国上下都为之欢庆。Thor当时还不懂什么叫战争,他只知道那意味着父亲母亲回来了。
  他一路跑进神后的宫殿,却看见了一个黑发的小婴孩躺在床中央。碧绿的眼睛已经睁开,大胆的打量着四周。他爬上母亲的床,欣喜的问:“母亲,您是从亚尔夫海姆给我带来了一个精灵吗?”彼时神后尚未脱下戎装,美丽而威严的女神走过来,将他轻轻抱起,依在她有一点儿风尘仆仆的气息确十足温暖的怀中。“不”,她微笑着说:“Thor,这是你的弟弟,他的名字叫Loki。”
  从那开始,神域的侍女们无端的轻松了许多。以往整日活蹦乱跳的的大王子安静了许多,多少次他试图把年幼的小殿下带到花园里去玩但都失败了——神后总能找到她不省心的儿子,并把他心甘情愿的带回宫里。他现在整日整日待在神后的宫殿里,看着他黑发的弟弟。关心着他兄弟的每一分喜怒哀乐。
  后来的记忆有一些模糊,它们只是一片片碎影,片段,不连续的场景——他大概十几岁,背着Loki在花园里没命的疯跑,终于两个人被花藤绊倒,压碎了一地的覆盆莓。两个人从一地鲜艳中抬起头,对视而笑。
  他看见Loki细致白腻的脸上恶劣的笑容,恶作剧的把浆果的汁水涂在那粉色的唇上。Loki也不堪示弱的抓起一把浆果从Thor额头上涂抹下去,在左脸上留下两道红色的长痕,就像要上角斗场的战士一样。结果那并不滑稽,反而让他真的看起来想一个少年战士。未来的诡计之神嘴上不饶人,红色却从脸上一直延伸到了耳根。
  还有一个片段,那好像是个温暖的午后,他们沿着Asgard的边缘溜到世界树的旁边,去找Norn三姐妹。那时候她们一准在沃达尔泉边汲水以浇灌生命之树,壅培新土。Loki却不爱和青春活泼的Verdandi交流,他更喜欢跟着古怪神秘的Skuld,她常年戴着面纱,甚少说话。有时会把织好的命运之网全部扯断,让它们像鸟儿一样随风飘走,而Loki就坐在她身旁,时不时抬手捕捉一段碎网。这幅画面从此深居Thor心中——黑发的少年,手中捧着碎星一样的光芒。那时他还不明白那是怎样的感情,只是深深为其着迷。
  再后来的日子,Thor不愿再去回忆。他们产生分歧,距离渐远,后来竟背道而驰,反目成仇。他渴望一切得以挽回,可是却与Loki的心越来越远,直到他们第三次分离之后,再也无法重逢。
  他才明白,他在见到他的第一面时就开始爱着他,却用了1500年去理解这份感情,直至成伤。
  不过一切奇迹般地重来,让他和Loki得以第三次重逢,也是他们的初次相遇。
  神后的宫殿里,温暖恍若隔世,Thor坐在他黑发的弟弟也是爱人此时幼小的身边,握住了Loki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若是此时有人进入宫殿,看到这一幕,说不定会笑出声来。金发的孩子把黑发的婴孩肉感的小手郑重的贴在心脏处,好像在立下什么誓言。也只有他们彼此知道,那的确是一个誓言,关于一次重逢,一个保证,一份羁绊。以及,爱。
  这一次,战火,烟尘,黄昏,王朝更迭,种族灭绝都还离我们足够远,我们还有时间。我还来的及让你明白我爱你。它让我们永不分离,再不失去。


以下是为了一甜一虐的过山车剧情的番外,与正文无关:


——————————————————————————
3425年,地球,挪威,新阿斯加德


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从街上走过,一边走一边豪迈的灌着一瓶酒,丝毫不在意行人对她投来的“也不怕带坏孩子”的不赞许的眼神。她身边的小女孩有一头瀑布一样的金发,像是一座融化了的金子的小雕像。她碧绿的双眼像鲜活的月桂枝叶一样生机盎然。
“Valklyr,你说papa什么时候会醒啊?”


“那可不是午睡,小丫头”女人打了个酒嗝,“就像你的祖父Odin曾经陷入的Odin之眠一样,沉睡以补充力量。”


“可是papa才两千多岁,连祖父的一半都没到呢!”


“让他睡吧,Sleipnir。他只有睡着了才能再见到他的爱人,就是你的pa…哦不,那家伙应该是mama。”


“他们没有在一起吗?”


“没有,他在一千五百岁时失去了那个人。”


“那好吧”,阿斯加德的小公主跺了跺脚,“我就当帮papa个忙,让他在梦里多见一会儿mama喽……”


————————
呐,你们点的强行BE,这里设定Sleipnir是Thor用Loki的零件?[并不]制造的,不是亲生哟~


  

评论

热度(19)

  1. 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阿斯加德产粮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