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

那些年天打雷劈的师生恋【知乎体】

#大学AU#
#法律系大学生锤×讲师基

————————————————————————
来自热门话题 大学

提问:如何看待师生恋?

问题描述:嗯emm……就是好奇真的有像言叶之庭里那样浪漫的师生恋吗?

(大锤八十小锤四十,单身一只鹰,红毛卡珊德拉,三岁的宝宝等4568人赞了此回答)

谢邀。

有是有,但是绝对不像你想的那样美好。

答主我,,自大二我们学校里,,那对天打雷劈的年下师生确定关系以来,,就没去过食堂吃饭。。

吃狗粮就饱了(눈_눈)。

天知道我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哦对了先说一句答主是某大学法系狗。

现在看见那些为了一睹我们四校八院有名的美人讲师来听他的法学课的小迷妹们,啧。只能说,还是孩子啊。

但我们这些老生默契的没有透露其实教授已经有男朋友了这个事实。对,你没看错,男朋友。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划掉】

以下是他们相(撒)爱(狗)相(粮)杀的全过程。请不要饭后观看,否则你是真的会二次吃撑。

因为不方便透露他们的名字,我就用代称吧。

答主是从上大一第一天迎新会上听说了L教授。一群激动的眼睛都红了的妹子在那各种吹。什么高岭之花啊,英伦绅士啊,甚至还有仙宫二公主?
什么鬼。
当时答主心里就想这么多形容词堆在一个人身上不违和吗?公主是什么意思?这个教授……不是个男的吗?

妈呀。

怕不是伪娘吧。

所以本答主是绝壁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后来去法律系报完到拿到课表后我才发现,这不是她们疯狂讨论的L教授么?!是教法律的?我当时还在想,要是他真是个娘里娘气的……我宁可悬梁刺肾自学成才。毕竟保护视力人人有责。

后来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体会到了这一点,我才知道我立了多么大一个迎风飘荡的Flag。当然这是后话。

话说答主如你们所愿的去上课了。

我们法学系因为还算比较热门吧,用的是一个很大的阶梯教室。我一进门简直被那壮观景象吓到了。偌大一个教室几乎座无虚席。多出来的人甚至坐在台阶上。而且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女生,男生们都被挤到几个后排的角落里。我好不容易找到提前占好的位置坐下,就听到一个小迷妹激动地说“如果我们有孩子一定很像他的黑发碧眼。”

呵呵。

我想下一步她们要讨论孩子长大了去哪个幼儿园上学了?

我自认一股清流不参与讨论,我只想知道我那个金毛发小怎么还不来,要知道我后面的女生已经盯着这个我帮他占的座位半天了,就差盯个窟窿出来了。

那位在下面评论“这就是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吧”的人,你第六感真好。

在这里我先插播一下他的情况。T——我的发小,金发蓝眼大胸甜心一个。和我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同学(虽然我并不想)。性格嘛……阳光开朗型,脾气也很好。作为一个文科生,在运动上也样样不输体育生。一问身边的女生十个里有九个对他是阳光王子之类的印象。

然而只有我看清了这个坑货的真相。

上学期间他收到过无数情书,却不知道怎么处理。经常捧着一大堆五颜六色的情书来找我,问我该怎么办。我说让他找一个有好感的答应了吧?他又不肯。让他干脆置之不理,他又觉得的不太好,于是他就都塞给我让我帮忙处理了。

我:mmp?

关键是这货还真不是渣,他是真心没长情感中枢这东西,每次我立着立着Flag“再也不管这破事儿了”的时候,他加眨着蓝眼睛,可怜巴巴的摆puppy eyes。

我……行吧老娘栽你这了。

毕竟那张脸摆在这儿啊。

于是这就给大家造成了一种我是他女朋友的假象,到现在校内论坛里的置顶热门帖子“那些年我们爱过的gay”还有我的事迹。

知道上学期我为什么补考了吗?

因为L教授挂了我的刑法学。那个金毛知道后居然还去给我求情了,后果可想而知。

呵,闺密不如叉烧。

啊不小心跑题了,抱歉。

那时我刚要给T打电话,全班突然安静了。我后知后觉的过了几秒后抬起头,然后开始尖叫。

反正尖叫的也不是我一个人而是全班。

L教授是真的很……帅已经不能形容那种美感了。个子很高目测至少一米八以上,真的是像她们描述的一样黑发碧眼,穿着西装站在讲台上。(讲真我认为他不需要讲台也能睥睨全班了)一米八的身高加上两米八的气场,我觉得他现在就是来一句“Kneel”,我们全班都能跪下齐呼吾王。

等到班上逐渐安静了,L教授才转身扬手打开PPT。底下的小迷妹又是一轮人仰马翻。

就在我们陶醉于教授的优美英国公学口音中时,T匆匆忙忙的出现在门口,尴尬的说:“抱歉教授——路上遇到了一点事我来……”我看到T愣愣的看着教授的脸张口结舌的样子,用力的把脑袋磕在了自己的桌子上。

我发誓我不认识这个蠢货。绝对不认识。

这时教室里已经有了轻微的窃笑声,L教授眼里开始漫上恶趣味的笑意,挑了挑眉之后冷不丁一句:“这位同学,请问我长的好看吗?”

再然后我可爱的朋友T同学就迷迷糊糊的说了句好看。

那节课是怎么结尾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只不过从此以后T多了一个A大勇士的光荣称号,用以纪念他敢于调戏全校最美貌同时也最冷漠的L教授的壮举。

只不过从那以后他好像也成了教授的小迷弟,我还为此十分奇怪。

但是接下来这部分的发展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大概在上半学期快结束,快要过圣诞节那会的一个周末,我让T陪我出去一起吃饭。结果他忸怩了半天说他有事先不去了,我当时就莫名觉得他有问题。然后我问他是不是约了人,他说是。但是此后无论我怎么逼问他也不说了。

于是我在他走了之后默默的跟上了他,我知道这样讲真不道德但我是真的控制不住我几己。结果……他进了一家甜品店。点了一大堆各种口味的布丁坐到了靠窗位置,望着窗外一脸痴汉笑。

还不承认,等女朋友没跑了。

我猜中了开头,但我没猜中结尾。

又过了没几分钟,一个熟悉的人就进来坐在了T对面。 哦原来是L教授啊……等等?!他们怎么会??

我还在自我安慰他们可能关系好,T就举起一勺布丁送到了L教授嘴边,然后那个我们就没看见过明显的笑意的黑发男人一脸笑容的就着T的手吃了那勺布丁。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吃完了出去,大脑一片空白。

第二天上课时我就拉着T急匆匆的问他怎么回事。他一开始还是不承认,后来我一急之中大声说:“你别瞒了,我跟在你后面全都看见了!”

咦好静。

我一回头才发现全班都用一种“yooooo”的眼神看着我们,以及讲台上L教授冷的几乎掉冰碴子的脸。完了,这下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几乎看到了自己未来三年刑法学的全挂。刹那间天昏地暗。

后来听T说这件事在他签订了无数不平等条约后才平息。然后他们在我面前也不隐瞒了。

有一次推门而入的我就撞见了俩人在旁若无人的接吻,L教授衬衫扣子都解开了一半。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们怎么能不锁门?!

我复杂地关上了门,给他们锁上了。

爱咋咋地吧。

我也假装我看不见他俩偷偷摸摸牵手,假装我看不见在L教授布置课后题的时候T的手放在了他大腿上,假装我看不见T高领衬衫下边藏的牙印。

我是超脱世外之人,只能看见窗外的风景,就算我扭的脖子很酸很木。

要说怎么看待吧其实无视他们塞狗粮的情况就还好,毕竟能找到一个包容你所有的人,他所有的喜怒哀乐只为你显现也是很幸福。

其实我还好,我们班上那个外号“猎鹰”的课代表才最倒霉,听说他十次去办公室能有九次看见他们亲热,然后他被L教授指派的任务就更多了呢:)

Fine,我心里平衡了。

PS:T还自以为瞒的很好,然而全年级都知道了。

————————————END————————————

#这算是一波无脑撒糖?

评论(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