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

【锤基】Where are you?

   #锤哥一不小心惹毛了基妹,于是基妹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了[bushi]#

——————————↓
     

      8点25分,出门离开。天气是雷雨天。皮肤上能感觉
到微微的一阵寒意。那个眼睛里时常带着狡黠的人今天没有在我身边。明知道不会被中庭的雨打湿,但还是撑起了伞,耳边响起滴答滴答的水滴声。一会儿雨就停了,收起伞站在车牌下,感觉树上的露珠不时掉入领口。如果此时他在这里,一定会眯着翠绿的双眼,进行一个叫做“每日抱怨中庭”的活动。身边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手里捧着花花绿绿的各种时装杂志。我忍不住想起被Loki恼羞成怒的赶出来,要求我带回所有他要的杂志。“勉强算是中庭人的一点小成就”,这是他被我看到后明显带点倨傲的评价。街边有一个兜售玫瑰花束的老妇人,眼睛笑眯眯的弯着。忍不住停下买下一束,谁知道我骄傲的爱人在哪里?也许这能换来一点点原谅。

     8点58分,到达目的地。我们私人的小公寓门前有大片大片的雏菊。盛开的时候从楼上向下望会看到一片漂亮的金黄色,它们聚集成了温暖的保护。这是Loki要求种下的,我们买来种子亲手洒下。他修长的手指带着绿色的光芒拂过,裸露的土壤就被金和绿覆盖。我们站在花海之中良久,然后Loki突然出声:“我还记得,当时Figga教我的的第一个魔法,就是让一朵雏菊凭空绽放。”他说话的时候没有回头,我轻轻转过他的脸,同样低声说,你应该叫她母亲。花海中央藏着正在安静亲吻的我们……那个时候有人在我耳边低声嘀咕“Thor你听好了,我只说一次,我爱你。”但是现在这里一片空荡荡的,谁知道我骄傲的爱人在哪里?

    9点11分,路过甜品店。淡淡的焦香味散落在鼻尖,空气中好象弥漫着冰凉的质感。他没有在店里吃着布丁吗?买下一堆他爱吃的口味的布丁,他绝对不会在吃甜点时还有心思谴责我各种“不自觉的卖蠢行为”。啊,再加一条——我嗜甜的恋人。

    9点54分,超市里的客人寥寥无几。货品架上摆放着被筛选下来的,地上有遗落下来的叶子,或是还没长开太过微小从架子上掉落的水果。家里的各种食材储备都不太够了——当然每天兴致勃勃的做菜的人是Loki,那些电器再加上我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灾难。我的初次尝试就险些毁掉了我们的大半个厨房,从此厨房就成了我的禁地。当然,Loki还是对各种各样的甜点更有兴趣,如果他那天恰好生了我的气,那我就得拿各种水果派当饭吃,苹果派草莓派甜橙派……天呐,这个小混蛋真该改名叫甜品之神。

      10点20分,穿过一条小巷子。陈旧的红色砖墙起起伏伏,把灰蓝色的天空分割成窄长的一道一道。我不太喜欢这个颜色,我更喜欢绿色,纯粹而富有生机的碧绿。就像是Loki的眼睛那种醉人的颜色。我想起一次和Loki走过这里时,对他说起过同样的话,他毫不留情的嘲笑了我。“雷神殿下,我竟然不知道您不喜欢蓝色。您或许应该回家去照着镜子看看自己的眼睛,没准会厌恶到自己瞎掉。”我毒舌的爱人,你在哪呢?我忍不住要再次和你讲一下这个老笑话。

     
       11点05分,站在地铁站台前。一列列的地铁呼啸而过,有温暖的感觉和难闻的气味一起到来。Loki是绝对不会挤地铁的,他讨厌“和一群脑子里千篇一律的中庭人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在一起”。要是让他来坐地铁,他恐怕会当场疯掉。我却有一丝隐秘的期盼,在车厢门打开的一刹那,Loki会从里面走出来。如果他看见了我,我们一起回家,路上说说他今天做的事。听听他日常的抱怨和做的事。好吧他只有在心情尤其好的时候才如此……家常。当然,多数时候是我在说,而他貌似不理不睬,却总在某些地方发表他犀利以致略显刻薄的评论。我就知道他一直在听,尽管他刻意让我觉得他不屑一顾。Loki,你在哪呢?

        12点了,回到了我们的公寓。昨天晚上我把他惹恼了,今天早上醒来后身边就没了他的身影。Loki,我的爱人,你在哪呢?我买了你喜欢的布丁和甜点,还有一束玫瑰花,不出来听我道歉吗?

——————————END——————————

#放飞自我的小甜饼,感谢食用#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