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

[锤基]一支槲寄生

阿斯加德产粮屯:

群内活动~主题花语
作者: @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


#甜甜甜,不自觉的双向暗恋
#别在意本文乌七八糟的设定,一切为小甜饼服务
#漂浮梗来自DH同人《Eclipse》


Loki急匆匆的在长廊上一路小跑。黑色的半长的头发由于剧烈运动而散落了几绺在脸上,他快步跑向长廊尽头的金发身影。而对方伸出手,准备迎接他。却一不小心被Loki怀里捧着的一本沉重而坚硬的书撞到了肚子。


“你还好吧?”


“没事,倒是你,你找到哪里出错了吗?”


Thor自然的接过沉重的古书,顺势伸出手把Loki由于疾跑而散落的黑发别过耳后。Loki脸上被Thor手指碰触到的地方浮起一层薄红,却很快又消散,他从Thor手中拿回书,快速的翻找着。很快找到书中一页指给他。Thor低下头好奇的查看:“……生长在铁荆棘上的槲寄生,一种爬藤……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不能拒绝对方的亲吻……这怎么了?”
“你笨不笨呐!体术训练时被打坏了脑袋吗?我们用的槲寄生只是普通的槲寄生,看起来它蕴含的魔力并不足以支持我们完成这个祝福,我记得这节课我们都听过的。怎么你的关注点都在亲吻上,光想着找一串儿来挂到你和Sif头顶上吗?”
“抱歉,Loki”Thor尴尬的陪笑,“我那节课大概又走了神,还有我没想到Sif。”
“谁信你。”他撇了撇嘴。“还不快点陪我去找,要是晚了Figga的生辰宴有你好看的。”


他们开始在森林中寻找,Thor走着走着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Loki:“铁荆棘是什么?我们总要有一个寻找的方向。”
“一种遍布毒刺的高大的树木,刺上的毒足以杀死一个神明,战争中的产物。用来保护并让远古的怪物不能越过这座籓篱。我很好奇Thor,在魔法课上你从来都不认真听讲,不是看着窗外的演武场就是和你的四个小跟班说话。它在你眼中就那么一文不值么?”Loki对着自己摇摇头,却没办法完全抑止话语中的埋怨。他已经在精神上回到搜寻状态中,却听到Thor大声地清清喉咙。Loki分神给了他一瞥。
“嗯?”
“其实…呃…该死的,我不想你想多。”
“Well,我已经是了,因此你最好还是直接说出来。”
Thor吞吞吐吐的开口:“其实我…不是不喜欢魔法。但是我们真的不太一样,我是个战士,更喜欢用刀剑和敌人拼杀。所以……我,天呐我是想说你天生就是个魔法师,母亲说过的。而我天生就是战士。”
“所以呢?”Loki猛的停下了脚步,直直的看着Thor。“你的意思是说我永远不会成为一个战士吗?只有向你一样只注重体术的锻炼才能成为战士?魔法低人一等了吗?别以为我没听到你的四个小跟班们私下议论‘他那就是戏法,什么魔法’,母亲还亲自教了我魔法,那也是戏法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Thor终于反应过来这一长串的控诉,苦着脸刚要再解释,却发现Loki脸上神色一变,转身就走,并毫不留情的把衣服的下摆从他手中抽出。“NONONONONO!Loki别走啊,我真的不是看不起你的意思,我错了!”Thor三步并做两步追上去,从后面一把抱住Loki,“弟弟我真错了你听我解释…”却在看到Loki脸上明显的愠怒后讪讪的松开了手,还想再抢救一下。
“Thor·Odinson!你的大脑都长在了肌肉里吗?自己先说错的话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且我转身就走,是因为我看见了槲寄生!”
“……”


Loki简直要被他脸上的那股傻劲气笑了。他把Thor的金毛脑袋暴力的向后转去,在他们前方是一棵高大的铁荆棘,屹立在一片漆黑的沼泽的边缘。一开始,Thor还是没看到那些槲寄生,不过当Loki敲了他的脑袋并以手指向一个方向时,他的视线沿着Loki的手指望去……它就在那里。安躺在一枝离地至少十几米不止的布满毒刺的树枝上的,正是槲寄生那不能错认的叶子与浆果。在那一瞬间,所有事情都被抛诸脑后。


“天哪你找到它了!我简直现在就想要亲吻你bro!但是……我们怎么拿到它?”


两个人在短暂的欣喜过后,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爬上去吧,我亲爱的哥哥,不要告诉我你没有爬过树。”
“看那些遍布的毒刺!你刚刚说了它们足够杀死一个神。”
“真是感激你的记忆力变得这么好。如果你死了,我会记得替你收尸的。我一定会准备最美丽的花朵给你放在小船上,把你送到光荣的瓦尔哈拉。”
“天呐你不是会魔法么,快想想办法!”
“我能怎么办?这些树都是不会为咒语影响的。如果魔法能那么简单的摧毁它,那么它们创造出来为是为什么?……等等。也许我有个办法,我可以把你漂浮到那树边,前几天我已经成功的让母亲的花樽漂浮了起来——很稳,但是我从来没有试过人……”


“那我们还等什么?果然还是你最有办法。”Thor拉着Loki快步向树下走去,却被Loki拉了回来。
“怎么啦?”
“你…你听好,”Loki有些迟疑地说,“因为这个魔法是作用在你身上的。所以我一定需要你全部的信任,还有全部的配合。这很危险,如果不是你不会魔法,我就自己去拿了。你相信我吗?我指的是全心全意的那种相信?”
Thor愣了愣,片刻,眼睛中浮现出笑意。“当然,你可是我的兄弟,除了你我还能全心全意的相信谁呢?”


Thor被Loki小心翼翼的漂浮了起来,Loki缓缓的控制他上升,终于停在了树枝的边缘,他伸出手小心的从多刺的树枝上截取了一段槲寄生的枝条,再往上攀想要去树枝深处摘取果实时,却碰到了一层屏障——Loki的魔法护盾,看来是怕他被毒刺划伤。以Loki的谨慎是绝对不会允许他贸然去摘取果实的——没有任何保护。他低头看了看腿边,有那么一小处落脚点。摘到果实后他可以利用那里借力,从树上落下。那么现在只要想办法让Loki撤掉魔法,而他还留在树上就好了。呃…挺难的。


他苦苦思索了半天才向树下的Loki喊到:“Loki!我这里——有一点小问题,你可不可以撤掉魔法护盾,只让我保持漂浮,我的袖子被一根刺挂住了,它会刺伤我的!”说完忍不住自己都长叹一口气,这蹩脚的谎言他自己都不信,更别提Loki了。没想到Loki真的大吃一惊,“你小心点!我这就把护盾解开,你赶快把袖子解开,别伤到自己,它的毒性真的很强大!”说着Loki慢慢的撤掉了屏障,Thor不忍窃笑——机会来了,没想到他真信了。


他把脚轻轻踩在那棵枝条上,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把手伸进树枝深处摘取槲寄生的几颗果实。没有任何问题,避开了毒刺,然后摘取下来。向下面喊到“Loki,可以放我下来了。”一阵力量重新包裹上他,Loki重新操控他落地。一踩到地面,Thor就献宝一样拿出手中的藤蔓和果实,Loki接过来看了看,刚要放好就狐疑的抬起头。“怎么会有果实?我明明给你加了护盾就是怕你去那里摘……Thor!你不怕死……”话音未落Thor就被大力掀翻在Loki的身上,他们一起向旁边滚出几步才停下来。一根铁荆棘的树枝砸在他们刚刚站的地方,离他们只有几步之遥。


Thor自知理亏的把Loki从地上扶起来,Loki抿着嘴拨开Thor的手,狠狠的瞪着他。Thor自知理亏,连忙打圆场:“我这不是没事吗?而且你也救了我。别把嘴抿的那么紧了,不知道还以为你要来亲我呢。槲寄生下的规矩哈?”话语刚落就被Loki的怒火淹没了。
“你永远那么冲动吗?今天如果我没有拉开你,神域的王子大人就要丧命于此了,还是在众神之母的生辰前夕。你什么时候能学会对你的行为负责一点?而卑微的戏法师我早晚有一天会离开你!”


Thor安抚的把气的周身发抖的Loki抱入怀中,发现他没挣扎,随即抱的更紧。“实际上我没事,而且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别生气了,Loki。”


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碧绿的双眼中滑落一滴泪水。


会永远在一起的吗?我也希望如此。


——————————————————————


“那时候,我就应该直接亲上去。”
“很遗憾你当时没有,Thor。”


新阿斯加德的大殿里,一支古老的阿萨神语的舞曲在殿堂中回响。许多人成双成对的相拥而舞。Loki举着一支高脚杯轻轻的摇动,几乎不带情绪的注视着天花板上被施以魔法开出的藤蔓和花朵。突然感觉到手中的酒杯被抽走,接着撞进Thor带着笑意的如同星辰大海的蓝色双眼中。


“What about a dance,my king?”


古老的歌声中,Thor附在Loki耳边轻声说:“Loki,看头顶。”Loki抬起头,看到一支槲寄生向四面蜿蜒而来,悬挂在他们的上方。他把Loki圈在怀里,下巴搁在Loki的肩膀上,声音中有着明朗的笑意:“同时站在槲寄生下面的人不能拒绝亲吻,会招来不幸的——我们一起看的。上一次我们没有亲吻,所以它诅咒了我们这么久。不能拒绝哟。”忽然Loki从Thor怀中转过身来,用自己的唇瓣猛然覆盖上Thor的,纠缠着吮吸。


“本来你不说我也不会拒绝你啊,蠢哥哥。”


“还有,我的荣幸。”


槲寄生——幸运,槲寄生下的亲吻则是许愿,愿相爱的人能够白头偕老,共度余生。

评论

热度(40)

  1. 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阿斯加德产粮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