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éphémère 譬如朝露

【锤基】His Diary


#自述体,锤哥角度
#时间线复三之后,但是后面会甜回来相信我

“这些都是一切落幕之后发生的事。”

“你也许会很高兴听到这个,阿斯加德半数的子民活了下来,瓦尔基里成功的带走了他们。如今我们已经建立了新的城池,我成为他们的神王。”

“一开始的工作很艰难,地球在无可避免的遭受了浩劫后,陷入了无助与慌乱。一半生灵的消失让人们失去了子女,爱人,亲人,甚至领导的人。维系稳定的格局被骤然打乱。人们变得极其敏感,不用说居住和建立城池,阿斯加德的飞船一开始只能在低空盘旋,愤怒的人们在下面大声叫喊。即使我和复仇者联盟的其他成员轮流出面解释我们也是遭到破坏的,还是有数十架直升机昼夜不停的在四周盘旋。我甚至能感受到他们对准我们的武器。”

“那时我们都很疲劳,数不清的突发事件让人没法休息连贯哪怕一刻。阿斯加德人的落脚很困难,我不记得那时参加了多少大大小小的会议和文件签订。从比你的那些古书还厚的条条款款的文件中,找出不符合我们利益的几项,然后再开会,再争论。我常常想起你,你一定是处理那些问题的一把好手。还在阿斯加德时,你的计谋就常常精彩绝伦,虽然那时我们只把它称之为阴谋诡计。现在我却永远听不到了。”

“开始写这些,我说了,是一切结束之后的事。”
“那时我走在路上,透过书店的橱窗看到了当时我们的启蒙者,那位长胡子的老先生,他在这场浩劫中免于一难。我还记得我那时总是逃他的课偷偷跑去演武场,而你在劝阻未果后无奈的用魔法给我制造了一个幻影,结果我们都被母亲逮到了。”

“我们聊了很多,关于中庭,关于人民,关于你。”
“他问我是否还记得你因为侵略中庭被囚的时候,我说记得。”
“他指给我架子上的一排书,告诉我你当时请求母亲为你带来的,就是那些书。”

“我看到书的名字是莎士比亚全集,一个中庭的文学家的作品。于是我买下了它们,带回去认真的看。你可能会说我不可能会用心读那么文艺的作品的,但我的的确确读下去了。”

“我可以明白你为什么喜欢那些文字了。它们确实是优美的,无与伦比的。但是越到后面我越难以集中,我在读过每一个字,每一句,每一段时,心里想的都是你。我想你在读过这一句时是什么感受,我想你会不会在翻开下一页时拨回掉落在纸面上的黑发,想你是不是也用绿松石一样的双眼,盯着某一个地方良久。”

“看着看着,我就想着你。”

“他们说永恒的痛苦时,我第一次有和你一样的不屑一顾。”

“凡人怎么会明白永恒呢?他们或许明白爱,并深谙于此。但他们的失去之痛何其渺小,时间才是真正的敌人。我看着他们满头白发,日渐沧桑。可是每天早上醒来时我从镜子里看到的都是一张一成不变的脸。”

“我想我明白了玛拉为什么会想从桥上纵身一跃,她是一个很美的女子,天真美丽的样子有点像弗利嘉年轻时的画像上的模样,只不过母亲是金发,而她是一头乌黑的长发,就像你。不过在我心中还是你的更加美丽。我——有的时候也会想找个什么地方纵身一跃,我想我们都是为了失去的爱人才想要这么做。”

“但是我不会因为跳下那座桥死去,实际上就算那是彩虹桥也不能杀死我,但它如果还在的话——我想在桥边静静的坐一会,然后任自己落下。”

“我会被卷入风暴,它们会在我身上切出无数大大小小的伤口;然后我会被随机的抛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抓不住任何可以固定我的东西,只好无力的漂浮。”

“然后我会在黑暗中漂浮,一片浓的像水一样的黑暗。没人能听到我的声音,没人会注意到我,我逐渐在其中绝望。”

“你是不是在父亲说去那句拒绝之后,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松开了手?”

“我谴责自己的粗心,在你从虹桥上坠落却以侵略回归后,我只顾着对你的气愤,而没有想到你的不幸。我居然忽略了你那样明显的憔悴和疯狂,一味追究你的隐瞒和欺骗。”

“我们用了千年的时间相处,我却在最后才了解你。”

“假如神明的寿命是五千岁,我将用漫长的余生中的三千五百年,一百多万个日夜来思念你,我的爱人。”



本文结局↓
“Thor,闭嘴。你再碎碎念海拉就要砸穿墙过来了。她的听力——你知道的,在战场上时间过多的缘故——极其灵敏。芬里尔也是。顺带一提,芬里尔好像不太喜欢你。”
“And——l still alive.”
“所以你可以闭嘴了,睡觉吧。不然明天再在看公文时睡着了我可不负责叫醒你。”
“…好吧。”
“I love you Loki。”

#我不管复活了甜回去了虽然严重虎头蛇尾
#玛拉出自《魂断蓝桥》

评论(8)

热度(13)